您的位置:首页  »  贱无可贱的后妈


  洗了一个澡出来后,后妈依旧还在睡熟,只是我刚刚才给她盖好被子,这会又被她卷成一团了,修长的美腿全部露在外面,胸前的观风景也若隐若现,那张红潮退去的脸庞轻轻皱眉,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可怜到很让人心疼。


  我叹了叹气,走到床头柜边给酒店服务台打了一个电话,叫他们送一份早餐上来,走的时候我还给后妈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是让她今天不用去上班了。


  经过昨天晚上那一番疯狂的折腾之后,估计她也没那个精力去上班了。


  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现在我自己都有点搞不懂自己了,即便是我现在已经把王青霞给上了,而我依然没有过一丝后悔,也依然没有对她改变任何看法,可心里却还是有点可怜她。


  但不管怎么说,上都上了,就不需要再磨叽什么,大不了以后对她好点。


  这算是我现在心里真正的想法了,也算是对她的一丁点承诺,即便是这个承诺我永远没法说出口。




  只是当我打开家门的时候,我看到的却是另外一幅场景。


  我想个傻逼一样的看着后妈王青霞跟她一个最好的闺蜜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茶几上,书架上,冰箱上,连厨房里面全部都点满蜡烛的,而且还是那种红蜡烛,浪漫的不像话了。


  王青霞手里抓了一包薯片啃得津津有味,她那位闺蜜我称她为许阿姨的少妇口里却含着一个棒棒糖,那画面真他娘的和谐。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她闺蜜许阿姨,她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才跟我后妈说道:”青霞,你儿子回来了?“后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穿着一套家居服的她起身走到门口拿了一双拖鞋给我换,然后笑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你刚刚不会是爬楼梯的吧?“


  我弯腰气喘吁吁道:”不爬楼梯难道我飞上来的?“后妈似乎有点尴尬,她轻笑一声,”吃饭了没,要不给你弄点吃的。“”不需要,你玩你的吧!“在我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少妇许阿姨埋怨道:”小明,你怎么这么跟你妈说话呢?刚刚你妈还跟我说你很听话。“我心里冷笑,是床上听话吧!但表面上我还是装作若无其事道:”许阿姨误会了,我只是刚刚爬楼太累了,而且我在外面真吃过饭了。“身材脸蛋仿佛都能媚出水的许阿姨咯咯一笑,”那过来坐一下呗,跟阿姨聊聊天?“我想了一下,还是缓慢的走了过去。


  其实我很想跟她去床上聊天的!




  许阿姨原名许晴,是一个死了老公的寡妇,单独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女儿过日子。


  这少妇老公以前很有钱,而且在武汉还小有名气,但自从死了之后,大家就都开始打他老婆的主意了,一些个钻石王老五们还有那些达官显贵们都恨不得要爬她床上狠蹂躏她一番了。


  寡妇嘛,就光两个字都能让很多男人遐想了,而且还是她这样一个风韵犹存骨子里都透露出一股媚气的漂亮少妇,谁他娘的都想占有她啊!


  我坐到她面前,眼神下意识瞥了一眼她胸前那壮观的风景,她今天穿的吊带裙,胸前的那条沟太惹眼了,差点就没把我看的流鼻血。


  后妈坐在我身边,狠狠的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


  而早就算是过来人的许晴却像是没人事一样,咯咯笑道:”小明你看什么呢?要看看你妈去,看我干什么,你妈那个不比我小!“我表面上是在装笑,其实心里却在骂道:整天你妈你妈的,你都说是我妈了,我他妈还能随便看吗?


  当然,事实上别说是看了,老子连啃都啃过了。


  后妈白了一眼自己的好闺蜜许晴,没好气道:”你说什么呢,别教坏小孩好不好。“许晴捂嘴偷笑,还故意在我面前挺了挺胸,”就是,你儿子太不像话了,还敢吃我的豆腐,吃就算了,还偷偷摸摸的,这算什么,男子汉就不会光明正大一点嘛?“我当时一口老血差点就喷了出来!


  ”行了,正经点好吗?别整天没事瞎起哄。“后妈埋怨了一句。


  许晴不理我后妈,她拉着我的手笑着道:”小明放暑假在家里是不是很无聊?“我一头雾水,”没有觉得很无聊啊。“许晴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而这时候也刚好来电了,我站起身把所有蜡烛都吹灭了,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后妈王青霞跟许晴连个继续聊着一些闺蜜的话题,什么美容啊,什么逛街啊,什么名牌包包啊,什么张爱玲啊,聊得真起劲,看这架势,许晴今晚上估计是没打算回家了。


  ”我觉得吧,这婚姻还真是座围城,进去后你就会发现浪漫的爱情就会被现实扼杀,尤其是当你有孩子后!“许晴莫名其妙感悟了一句。


  ”你知道我处境,我其实根本走不出自己这个牢笼!“后妈也跟着说了一句很有深意的话。


  许晴身上似乎有着那种柔软动人能够轻而易举挑拨男人欲望的东西,她轻笑一声,跟我后妈问道:”你知道我最喜欢哪个女人吗?“”应该是那个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的女人吧?”我跟着插了一句。


  许晴打了一个响指,媚眼道:“真聪明!”


  我后妈有点惊讶的跟我问道:“你也看张爱玲的小说?”


  我呵呵一声,“想要了解女人,就得先了解张爱玲,所以很多男人跟你们女人一样,都疯狂的迷恋她?”


  后妈哦了一声,似乎明白了上面。


  许晴接着又说道:“但是等你了解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你根本不懂女人,对吗?”


  “那你错了,我跟别人不一样。”


  许晴来了兴致,再次问道:“那你跟我说说怎么个不一样?”


  “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以后你就知道了!”我故意卖了一个关子,其实什么不一样都是瞎扯的,张爱玲的小说我更是没看过两本,但女人不就那点爱好么,随便瞎猜都能猜到。


  后妈对于我跟许晴的这种打情骂俏,她似乎很不高兴,但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直接被我撩起好奇心的许晴一发不可收拾,嘴里面把张爱玲说过的那些经典语句款款道来,说的我一阵头疼,而且我还只能在一旁嗯嗯呀呀的不停。


  将近十二点的时候,许晴突然正经了起来,她走过来坐到我身边,认真道:“小明啊,阿姨请你帮个忙好吗?”


  我轻轻皱眉,盯着她那细嫩雪白的脖子,问道:“什么事?”


  许晴把她那双如葱削白玉的手放在我肩上,道:“是这样的,阿姨平时上班比较忙,就想让你平时没事带我家馨儿玩玩,你知道的,这放暑假我女儿平时在家确实也够无聊的。”


  我汗颜道:“这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实在不行,阿姨大不了出点钱,反正给别人也是给,你说是吧!”许晴继续不依不挠。


  我说实话,对她那个彪悍的女儿是压根没半点兴趣的,记得上段时间那个小屁孩还差点把我胯下那玩意给剪了,就那一次我是真怕了。


  你们是不知道,那个小女孩跟她老娘一样好奇心特别重,老子带她去公园玩,上个厕所她会跟着来,而且还会问我,你撒尿怎么是站着的?


  “不好意思,阿姨,我可能没那么多时间!”我善意的拒绝了。


  许晴立马不高兴了,“小明你是讨厌我们母女两吗?”


  我弯下腰,苦笑道:“真没有!”


  “那你就答应呗!”许晴得寸进尺靠我越来越近,胸前两个大家伙差点就顶到我鼻子了。


  我慢慢的挪开,刚想再次拒绝她,这时候后妈替我圆场道:“小明,反正你在家也没什么事,要不就答应你阿姨吧,你有事就忙你的,反正没要你天天去陪她。”


  “就是就是,你只要答应,到时候阿姨等你开学,给你买个单反,你不是一直想要吗?”许晴再次诱惑我。


  “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一个单反?”


  “你妈跟我说的啊?她上次跟我逛街的时候本来想帮你买的,后来觉得太贵了就没买,下次阿姨给你买!怎么样?”


  我有点讶异的看了一眼后妈,“行吧,我答应你,但是单反还是算了。”


  后妈也跟着道:“就是,我们家又不是没钱,才不要你买!”


  说定之后,我站起身回到了房间,我可不想再跟许晴这个美少妇在一起,真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然后饿虎扑狼了。


  也不知道她们两个在聊着什么,我坐在房间玩了半个小时游戏后,穿着一套居家休闲服的后妈不声不响的就来到了我房间。


  我抬头看了一眼她,发现她正以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我,嘴角还挂着笑容。


  “是不是想连许晴一起上了?”后妈站在我身后轻声道。


  我直接骂了一句:“神经病!”


  “哟,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你们男人那点小心思难道还瞒得了我。”


  我没理她,继续玩游戏,可王青霞这贱货并没有就此罢休,她弯腰从身后搂着我的脖子,嘴巴凑到我耳边吐气如兰道:“亲爱的,你是不是应该要对我好一点了。”


  我心里一颤,玩游戏的手也开始停顿了下来。


  后妈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随后脖子上也被他亲了,接着她又道:“怎么?还没反应?昨晚上你可是生龙活虎啊,姐姐都被你害的今天走不了路了。”


  “娘们,别再挑逗我了!”


  后妈站起身直接坐在我腿上,双手继续搂着我脖子,媚眼如丝道:“我就是来挑逗你的,游戏比我还好玩吗?”


  忍无可忍,当然无需再忍。


  我抱着她直接站起身,却忘记了脖子上还挂着一个耳机,结果就是在我转身的时候,耳机线一下子把主机给扯出来砸在地上。


  但这个时候,别说一台电脑了,就是一坨金子老子都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把耳机从脖子上取下来,然后直接把她丢在床上,怒道:“娘们,老子今天虐死你!”


  “哈哈,我等着你的临幸!”


  贱,贱无可贱了,我只能这样感叹!


  当结束的时候,我跟她纠缠在一起,王青霞今天的体力似乎比较充足,她给我拿了一个烟灰缸过来然后靠在沙发上沉默不语,我抽着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别人说对待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上床之后都会后悔,而我却没有一点后悔感都没有。


  “你觉得许晴这个女人怎么样?”后妈没头没脑的突然问了一句。


  我皱了皱眉,“你怎么问这个?什么意思?”


  “你就说你对她的印象如何就好了!”


  “人长的挺漂亮,目前看来心还不算坏,至于是不是那种心如蛇蝎就不知道了!”


  我实话实说,后妈冷笑道:“一个臭婊子而已,千万别被她的表象迷惑!”


  我呵呵道:“果真是防火防盗防闺蜜啊!”


  “你是不是对她有某种心理上的欲望?”后妈趴到我怀里双手抚摸着我的胸脯,温柔问道。


  本来心情还挺好的,但被她这句话说得我火冒三丈,我直接把她推开,没好气道:“你要觉得有想法的话,我以后可以不再见她的,你真当我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难道不是吗?”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你别想着在外面给我沾花惹草就好了!”


  后妈继续黏上来,妩媚道:“这是舍不得姐姐了?”


  “我是不想你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压在床上,仅此而已!”


  “口是心非吧!”


  我承认自己被她说对了,但倔强的性子肯定不能让我妥协,所以我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两人沉默一会后,我突然问道:“那你为什么答应许晴让我去她家?”


  王青霞披着一件长睡衣,下身直接挂空挡,她头发散落的搂着我的脖子,暧昧道:“我是想让你去看看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而已,你真当许晴是个什么好女人?我告诉你,她老公就是被她害死的,你信吗?”


  “信你才是傻逼了!”


  王青霞也不生气,接着道:“目前是有个男人包养她的,在武汉市很有来头的一个混蛋,而这个男的曾经也来骚扰过我,想听一听这些幕后的八卦吗?”


  被她这样一说我很快来了兴致,索性站起身去酒柜里拿了一瓶新的红酒过来了,顺带拿了两个高脚杯。


  我倒了两杯酒之后,后妈喝了一口猛地一下子就黏上来了,嘴对嘴的要喂给我喝。 www。yxgtxt.com}坳不过这娘们的疯狂,我只能一口咽了下去,可这样她依然不罢休,那条丁香小舌更是不安分的往我嘴里乱窜。


  只是,当我也准备跟她来个长吻的时候,这娘们再次发疯一口咬住了我的舌头。


  腹黑是人的本质,而我更是那种最喜欢以最大恶意去揣测别人心思的人,所以当王青霞咬住我舌头的时候,我还真以为这娘们是准备拉着我同归于尽了。


  好在她并没有下狠心,在我狠狠把她推到地上后,没过多久,这娘们依然战斗力十足的扑进了我怀里,只是这次我多了个心眼,打死不喝她喂给我的红酒。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就不会对我温柔点?”后妈趴在我胸脯上埋怨道。


  我鄙视了她一眼,心里冷笑道:“对待你这种人,温柔不温柔其实都一样,我现在倒是想听听你们大人世界那些幕后的八卦,说来听听吧!”


  后妈开心的笑道:“我看你是想听许晴的风流韵事吧?”


  “对,我就是想听那些香艳的故事,那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后妈从我身上爬起来,她端着我面前的那杯红酒抿了一口,诡异道:“估计得让你失望了,什么香艳故事背后其实都是各种肮脏的黑幕!”


  后妈狡黠道:”要不我们两个打个赌,不出一个星期,许晴保证会在你面前露出真正的面目,敢不敢赌?“”赌注是什么?“”如果我赢了,我就要给你生个小孩,你不许拒绝,这个赌注大吧!“后妈妩媚一笑。


  我直接破口大骂,”你大爷的,老子诅咒你出门被雷劈死!“正文 第十三章 许阿姨的勾引本来对这些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我在听了王青霞跟我说的这些话后,我还是觉得自己以后要多留个心眼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父亲留下来的那一点点家业毁在别人手里。


  但有时候想想,后妈其实是个好人,以前可能我是真的误会她了。


  睡觉的时候,王青霞是死死拉着我去她房间睡的,也许是有了一次两次的亲密接触,这一晚上她终于不像是那天在酒店那么防患我了,起码今晚她是抱着我才睡着的,我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觉得荒诞。


  尽管我脑子里一再强调自己跟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可是真发生这种情况之后,我还是会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混蛋了,而且这种想法肯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积越深。


  王青霞似乎在自己办公室换了衣服出来,平时上班都穿职业套装的她现在已经换成了一套白色连衣裙,并且还是那种吊带的。


  她蹬着双高跟鞋风姿摇曳的朝我走了过来,似乎是看出我异样,她丝毫不顾及旁人的眼光搂着我的手臂,温柔道:”


  还没吃饭吧,姐姐今天在君临酒店订好位置了,咱们去腐败一次吧?“我轻轻皱眉道:”你脑子怀了,去那么好的酒店?“后妈似乎觉得有点委屈,她低着头一副小女孩模样,捏着衣角轻声道:”我就是想给你个惊喜啊!“本来我是想对她发火的,但看她这可怜的样子我又不好开口了,只能叹气道:”行行行,反正花的不是老子的钱,看我今天怎么吃穷你!“”不是说了吗,姐姐现在是包养你了,尽管吃吧!“”我吃你大爷,你的钱是捡来的?“王青霞撒娇似的往我怀里钻,没有半点矜持道:”我愿意,怎么了?“对于她这种表现我现在都他妈快习惯了,跟她上了那辆宝马之后,这次是我开车,后妈坐在副驾驶还照了一下镜子,我看着她满脸兴奋的样子,直接调侃道:”你打扮不打扮其实都很漂亮,这是实话,当然,我更喜欢你在床上的样子,不过今天你就不怕我给你丢脸?“”我才不怕呢!“王青霞脑袋往我这边凑了过来,”姐姐等这一天等了这么久了,早就等不及了。“我空出手一巴掌拍在她细腻的大腿上,质问道:”难道这些年你一直在打我的主意,一直想把我弄上床?“王青霞笑嘻嘻道:”那你敢说你对我就没想法了么?“我冷哼一声,”没见过你这么会勾引人的妖精!“”还有更妖精的,要不要见识一下?“什么妖精不妖精我也懒得搭理了,反正连床都上了,跑也跑不掉,我更加也不会急于一时,她现在在我面前得瑟,晚上有她求饶的时候。


  从这里到那家君临五星级酒店开车大概就几分钟的路,来到停车场把车停好之后,王青霞仍然以女朋友自居,她很大方的挽着我的手臂大摇大摆的就这样走进了酒店大堂,尽管我穿的有点不得体,但她的惊艳似乎也衬托出了我的锋芒。


  一路走来,我们两人都在肆无忌惮的享受着别人投来的羡煞眼光。


  在一位美女服务员的带领下,我跟她来到顶层的一个旋转餐厅,说实话,刚开始我还真有点不习惯,但看到后妈那镇定的样子,我慢慢也就好很多了。


  虽然我比他高,可我知道如果真的天塌下来了,她肯定还是得给我顶着,毕竟按实际情况来讲,我还得喊她一声后妈,再说了,我偶尔在她怀里小鸟依人一把,这也没有错。


  后妈本来想把菜单给我,但我撇了一眼之后立马投降,因为那些装逼的英文我他娘的实在是看不懂。


  最后也不知道她点了什么东西,不过那些咂舌的价格却要吓死几个人,一瓶简简单单我叫不出名字的红酒最便宜都要上千块,实在是太腐败了。


  ”这就是今天所谓的惊喜?王青霞,你要不找个理由说服我,今晚上回去有你好受的!“我坐在她对面,翘着二郎腿点了一根烟。


  王青霞双手撑着下巴眼神迷离的看着我,妩媚道:”晚上我就没打算要好受,你难道不知道我这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吗?“听到她这句话后,我直接被烟呛了一下,”你才26岁好不好,什么如狼似虎?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臊?“”知道的话,我就不会跟你上床了,你说是吗?“我无奈道:”以前还真没发现你这么能说会道的,算我服你了好吧!“王青霞毫无节操的跟我抛了一个媚眼过来,”我要是没这么能说会道的话,你老子留下来的那点家产可能早就被败光了!“”按你这样说,我是不是还得好好感谢你呢?“”那倒不用,床上感谢我就好了!“骂她贱货真没骂错,但骂多了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一根烟抽完后,那些菜也上来了,这是一堆我这辈子没见过也没听过的玩意,量少不说,其实吃起来还没啥味道。一直到最后,估计是心里在作怪,我越吃越觉得憋屈,索性就把那个叉子丢在桌子上,埋怨道:”咱们这是吃的西餐吗?“”对啊,是西餐啊!“王青霞端着一杯红酒诧异的望着我。


  我拿起桌子上那块暂且称之为抹布的东西抹了一下嘴巴,然后气氛道:”没筷子吃不了。“王青霞放下酒杯,捂嘴偷笑道:”你吃西餐用筷子?“”我也知道这会给你丢人,但我真心吃不习惯,你也别怪我,谁叫你以前不带我来这里消费的?“后妈嘟着嘴,道:”我才带你来一次就被你埋怨半天了,幸好我以前没犯这种低级错误。“我苦笑一声,随后也学电视里那样,打了一个响指,接着走过来一个美女服务员,我直接跟她说道:”给我来双筷子?“服务员先是看了一眼王青霞,随后再望向我,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说……筷子?“”筷子怎么了啊?“我气愤道,”用筷子是咱们中华民族的传统,你有还是没有?“服务员有点为难的再次望向王青霞,似乎想要征求她的同意,但我不乐意了,凭什么这点事都要问她?难道我要双筷子的权利都没有吗?


  ”哎哎哎,你们这里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有就给我去拿,别墨迹了!“服务员尴尬的跟我笑了一下,立刻回道:”好的,先生,我马上去拿!“等她走了后,我撇了一眼一直在看笑话的王青霞,怒道:”娘们,故意的是吧?“王青霞也不笨,她靠在椅子上风情万种的朝我眨了一下眼睛,随后道:”你不是也故意的吗?“”什么……什么故意啊,我本来就没吃过西餐啊,拿双筷子怎么了?“被她戳穿之后,我说话都有点不自然了。


  王青霞当然没有怪我的意思,她再次端起那杯红酒抿了一口,轻声道:”我还不了解你啊,以前你可是很要面子的,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所以唯一的答案就是你想给我来个下马威,我就搞不懂了,咱们好不容易浪漫一次,怎么了你?


  “


  ”有这样带着儿子出来浪漫的吗?“我气不打一处来,”行了,咱也别说了,只许这一次,赶紧吃,吃不完咱们打包回去。“王青霞双手平放在桌子上,眯起眼睛道:”小明,你是不是觉得咱们家没什么钱?“”有没有钱我知道个毛线啊,但估计你也肯定也存了不少私房钱吧?不会是想着哪天赚够本了然后溜之大吉?“王青霞依旧没有生气,她继续心平气和道:”那你猜猜我有多少存款?“”没那个兴趣猜,也不想去猜,现在是你养我没错,而且我也觉得心安理得,至于以后,我不需要你养!“王青霞对我这句话明显不满,她轻轻皱眉道:”你为什么一直这么防范于我?我很想知道你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我叹了叹气,再次点了一根烟,刚想开口说话,这时候突然走过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他端着一个红酒杯走到王青霞面前,很绅士道:”原来真是王总,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幸会幸会!“我看着这死胖纸那色眯眯的眼神真想一巴掌扇过去,但一想到这是西餐厅所以只好作罢。


  王青霞很礼貌的举杯跟他象征性的碰了一下,回道:”原来是钟总,还真是幸会啊!“后妈刚说完,这时候吗,那位之前被我吓到的服务员正巧拿了一双筷子过来,她走到我面前,弯腰恭敬道:”先生,你的筷子?“我点了点头,在那个死胖子鄙视的眼光下拿过筷子就吃了起来,而这王八蛋似乎是故意想挖苦我一下,他先是跟王青霞问道:”王总,这位是?“”哦,望了介绍了,这是我儿子,陈晓明。“


  死胖子有点不敢相信,他看了我一眼,接着问道:”王总儿子这么大了?“王青霞笑了笑并没有说话,我依旧吃着东西,也没打算理人。 只是这死胖子似乎不甘心,他转过头跟我笑眯眯道:”陈晓明是吧,我是你妈的朋友,你可以叫我钟叔叔,还有叔叔告诉你,吃西餐是不需要筷子的,你要是不会的话,叔叔可以教你!“我皱了皱眉头,但没有抬头,可这死胖子接着又道:”这次就算了,叔叔还在陪朋友,下次你跟你妈一起来我家,我教你怎么吃西餐,行吗?“一直隐忍不发的我终于忍不住了,我直接把筷子丢在桌子上,正想开口的时候,没想到王青霞却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下,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让我发火。


  ”钟总客气了,我们家小明只是闹着玩而已,这些事就不劳烦钟总了!“后妈王青霞婉言拒绝死胖子钟总不知道到底啥意思,但在我后妈说了这句话之后,他估计也觉得待着没意思了,然后说道:”那行,你们母子俩先吃着,我就不陪你们了,什么时候想来我家玩了,提前给我打电话就好。“目送她离开之后,我再也忍不住的跟王青霞质问道:”说吧,这王八蛋什么来头!“王青霞这次直接坐到我身边来了,她先是扫视了一下周围,等确定没人注意这边的时候,然后直接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温柔道:”小明,有些东西是不需要你去操心的,而且这个钟总我们目前还不能得罪,懂吗?“”我就是不懂所以才问你,你看他刚刚什么语气?你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骚扰你了!“王青霞眼神一黯,”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不过他在我这里碰壁之后就没来找过我了。“我深吸一口气,接着问道:”你跟我说说这王八蛋干什么的?为什么不能得罪?“”银行的行长,两年前他帮过我一次,明白了吧!“我稍稍讶异了一番,有点不能理解,两年前貌似是我父亲去世后不久,这样说来,当时我父亲还欠下了不少钱?


  就在我想盘根问底的时候,王青霞接着道:”当然,那其实是以前了,现在这王八蛋貌似是在一家国企上班,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一直以为他调离武汉了,没想到现在又回来了。“”唉,算了,以前的事我也懒得问了,不过希望你以后尽量不要跟这种人接触。“”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你别让个外人打扰到我们的雅兴好吗?吃东西吧!“王青霞端着红酒给我喂了一口。


  我直接把她推开,烦躁道:”已经没什么心情了,要吃你吃,我不吃了!“”小王八蛋莫非是忍不住了想回家?“”你脑子里能正常点么?“


  ”姐姐怎么不正常了?不想才叫不正常吧!“


  ”你就是个贱货,一点都没说错!“


  ”也只在你面前贱而已。 “王青霞把酒杯放下,”不吃就不吃了,回家吧!“说走还真就走了,那些没吃完的也没有像我刚开始说的那样真的就打包了。


  跟王青霞来到停车场,一路上我们两个都没说话,上车之后这次是她开车,并且是抢着坐在驾驶席的,起初我以为她是跟我生气了,但等车子开出不久后,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娘们,你这是去哪里啊?“看着越来越偏离路线的车子,我问了一句。


  ”不告诉你!“


  ”你不会是想拉我同归于尽吧?我可告诉你,老子还想再活几十年的。“王青霞妩媚一笑,”怕了?“”这不是怕不怕的事,你好歹跟我说去哪里吧?“王青霞没理我,过了几分钟之后,等车子开到一条人烟稀小的道路上的时候,她才跟我说道:”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听说那里时常有人玩车震,姐姐就像试一下!“女人一旦疯狂起来果真是没有天理的。


  半个小时后,车子开到了郊区,这一路上车窗一直开着,我不停的抽着烟,偶尔也会去看一眼一直认真开车并且始终把时速限制在六十码的王青霞,看着她那被风吹起的头发,看着她那张泛起绯红的脸庞,看着车窗外那刺眼的灯红酒绿,这一刻,我破天荒的心如止水。


  两人始终保持沉默,直到停车的时候,王青霞才跟我问道:”怎么样,这个地方不错吧?“我从车上走下来,发现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开上了一处山坡,从我现在这个位置眺望下去,武汉的夜景可以完全尽收眼底。


  我站在原地望着远处的灯火阑珊,王青霞悄悄走到我身边,挽着我的手臂然后脑袋靠在我肩膀上,轻声道:”这辈子我一直想找个人陪我来这里过一晚上的,以前觉得可能到死都没希望了,没想到最后这个小小的愿望还能让我实现,陈晓明,如果我跟你说一句我爱你,你会打我吗?“我转身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王青霞伸手堵住我的嘴巴,温柔道:”你不需要回答我什么,说爱上你了,连我都不会相信,就更别说你了,陈晓明,你让我享受这一刻的安宁好吗?“或许是被她的神情所感动,我把她搂进怀里,狠狠的把她搂紧,王青霞脑袋往我脖子里蹭,恨不得把我揉进她身体了。


  她需要的其实很简单,也许是一句小小的关怀,也许是一个小小的拥抱。


  以前我不能给,但是现在我可以给,我也应该像个男人一样在她需要的时候去给她肩膀靠,这不管是做为一个儿子还是作为一个男朋友,我似乎都应该这样做


  但以前我只会对她大吼大叫,也从来没有关心过她,可此时我也想给她一点想要的东西,不求最浪漫,只要能让她开心。


  我推开她走到旁边的草丛中摘了一朵不知道什么花过来,不是红色但却比红色的更鲜艳。


  我把她花递到王青霞面前,轻声道:”嗯,给你,我玩不了什么浪漫,你凑合着拿着吧!“王青霞猛地一下子捂住嘴巴,眼睛通红。


  我再次把她搂进怀里,过了很久,仿佛一辈子那么久,我才推开在我怀里悄悄哭泣的王青霞,勾起食指在她鼻子上划了一下,说道:”好了,再哭就成小花猫了哦。“破涕为笑的王青霞娇羞的捶了一下我的胸膛,连挠痒的力气都没用上,然后抢走我手上的那朵花,闻了一下,满脸的幸福摸样。


  我拉着她的手,站在这座山上,俯瞰整座城市的万家灯火,微风拂面,人生似乎很难得享受这么宁静的一颗。


  ”你看,这座城市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在你没进我家之前,甚至说在你没上我的床之前,我总觉得自己过得很心安理得,可现在我发现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华子的老爸曾经说过,穷人最可悲的就是自己奋斗了几十年才有了很多人一出生就不稀罕的东西,以前没法理解,现在虽然也不是很能够理解,但此时我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做了,王青霞,你能陪我一直走下去吗?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甚至无家可归?“王青霞迷恋的望着我的侧脸,缓缓道:”我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不是花痴了,但我知道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花痴过,所有不管你以后会怎么样,哪怕是真无家可归了,至少你还有我,也许你会觉得我说这话很矫情,可我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能有一次自己做主的时候,我是怎么都不会放过的,而且我相信,我的男人不可能只是现在这个的。“我抱紧这个傻傻的女人,没有说太多,被感动到一塌糊涂的我说再多也没用。


  似乎是被抱的太紧了,王青霞把我推开后脸颊红红的望着我,那张交织惶恐和一丝期待的脸庞仿佛一捏就能滴出水,两瓣娇嫩如红玫瑰的嘴唇微微张开,从头到尾诱惑着我。


  我当然二话不说就吻了上去,王青霞这次似乎是认命般的闭上眼睛,任意我肆虐轻薄。


  而我也本能的将手覆上她的胸部,细细把玩,一直到窒息,嘴皮发麻。


  当我放开她之后,王青霞睁开眼睛,脸上的红润依旧娇艳欲滴,害羞的她很快又躲进我的胸膛。


  而我却顺势咬住她的耳朵,悄悄说道:”是玩车震,还是回家,你说?“王青霞再一次抱紧我,含糊不清道:”不回家,可以去酒店。“明白其意思的我也不废话直接拉着她上车,加起油门往山下开去,只是这一次我开的很快。


  两人来到武汉市口碑仅次于香格里拉的赖斯酒店,一下车王青霞拿着那朵花很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任凭我牵着走进酒店,一直到登记拿房卡她都没敢抬头,心跳加速一脸绯红的她不敢看任何人。


  这可是上次她喝醉酒之后我看不到的样子,而她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兴奋。


  跟以往不同的是,王青霞这次似乎像个小女孩一样等着我的临幸,当我走进房间一把抱住她放在床上的时候,聪明如此的她也终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等到她的衣服被我一件一件缓慢脱下的时候,她甚至没有闭上眼睛,仿佛在等着我来征服她可我却只是很温柔的吻上了她的嘴,稀疏的胡茬有些刺人,我双手不停的在她身上缓慢滑动,让她有一种很难耐的痒痛感觉。


  最后,她终于闭上眼睛,抓着我的手往她的胸部放去,这一次,无药可救的她终于勾起我心中那原始的欲望,等到前戏彻底做足,我单枪直入。


  当我在她身上不停耸动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是我征服了她还是她征服了我。


  一番翻云覆雨之后,王青霞很满意的躺在我怀里,右手在我胸膛上画着圈圈,像个小孩一样时不时要咬我一口。


  我从床头柜拿过一个烟灰缸,然后点了一根烟,都说事后一根烟,以前不懂,但现在还是深有体会,也许很多人不知道,那根烟抽的或许真的是寂寞。


  ”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跟我上床之后,有后悔过吗?“我跟后妈问了一句。


  王青霞摇摇头,”其实这句话应该我反过来问你才是,你要知道,一直都是我在勾引你!“听到她这句话后,我在想,也许从今晚过后,我真的要改变自己对她的看法了,我不能确定王青霞是不是真的爱上我了,我也不敢去问,但我同样也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爱上她了。


  有些时候感情就是这么莫名其妙,不到最结尾的哪一天你可能始终都不知道自己是爱上了爱情还是爱上了她。


  ”我这个人不会说好话,也不太会哄女孩子开心,所以至今为止也没谈过一次恋爱,唯独喜欢的一个女孩,我都没能把她追到手,有点遗憾,但遗憾之后也就释然了,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是很虚无缥缈的,既然我抓不到那只能顺其自然,只是现在我真有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对你动心了,说实话,我平时骂你贱货贱货的,骂到现在我都不忍心了,王青霞,其实我在想,如果到最后跟你过一辈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把烟熄灭,双手搂着王青霞的娇躯,下巴抵在她头上,接着道:”之前第一次被你拉上床,我的确是没忍住,主要还是因为你这娘们真的太诱惑人了,这点我必须得承认,当年我父亲把你带到这个家里来,说你是我后妈,其实我老早就知道你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夫妻关系,而我恨了这么多年,恨得其实不是你,而是我那个撒手而去什么都不管的父亲,当然,这一点或许还不足以我去恨他,可为什么我母亲死了他竟然可以不管不顾?我不明白,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明白,直到我父亲死的那天,我可能都还没原谅他!“王青霞悄悄叹息,”于是你就把气撒在我身上?“”说的对也不对,但是一开始,我对你也没什么好感,换成是谁可能都一样,有几个儿子对后妈有好脸色的?“”那你现在还在恨你父亲?“我轻笑一声道:”不恨了。


  王青霞接着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给我带来了你!”


  王青霞猛然坐起,她先是皱眉盯了我很久,随后才说道:“我能不能骂你一句?”


  “你说?”


  “你这个挨千刀的玩意,连后妈都敢上,不怕折寿?”


  我傻愣愣的望着她,一时间有点没明白她这是玩哪出。


  就在我正想问她原因的时候,王青霞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笑嘻嘻道:“不过姐就喜欢你这种挨千刀的玩意,多刺激啊!”


  王青霞这种疯疯癫癫的娘们有时候我还真有点扛不住,不过被她这么一说,我倒是豁达很多了,什么挨千刀不挨千刀的我也不在乎了,她都不怕我怕啥?


  “从现在开始我会试着去对你好,再也不跟你发脾气了,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我不知道自己能为你改变多少,但是能改变多少就改变多少,没心没肺了这么多年,总得让自己找点信心回来。”


  王青霞满脸幸福的搂着我的脖子,说道:“你有这个心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别的我不奢求,我只求这辈子跟你在一起。”


  我转过身面对着王青霞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笑道:“我怎么还是觉得很别扭?你跟我说这些确定是心里话?”


  “还记得你父亲去世没多久之后,有一次你为了我打的那一架吗?后来好像还进了局子?”后妈突然问了一个很久远的问题。


  我摇了摇头,的确是有点记不起来了。


  王青霞轻声道:“记得那次是美容院装修的时候,本来是包给一个装修公司的,结果后来我不满意没给钱,然后那个老板就叫那群工人来美容院闹事,逼着我要钱,正巧你那天好像也是从学校过来找我要钱,当你知道他们一群人骂我狐狸精的时候,然后你就火了,把他们那个带头的给打了一顿,我还记得你当时说的那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始终都记在心里。”


  “我说了什么?”


  王青霞微微一笑,“你说’老子的后妈只有老子能骂,你们谁敢骂就撕烂谁的嘴‘,说实话,那个时候你真的挺男人的,我承认那一刻我很感动,即便是你说我只能给你骂。”


  我苦笑一声,“我不记得了,不过你也真是有点犯贱啊,难怪我骂了你这么多年,你一直不怪我?”


  王青霞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有些东西埋在心里久了就会慢慢的淡忘,但有些东西埋在心里久了就会慢慢的变质,比如说一句简单的承若,一句能让人觉得很窝心的话。”


  听了她这句话后,我抱着她破天荒的觉得心情不浮躁了,后妈絮絮叨叨跟我说些其实我什么都不记得的陈年老事,而我也只是在一边安静的听着。


  到最后,她跟我说道:“你能给我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能给你的除了自己的身体外似乎也没别的了,也许一下床之后你还有你的生活要过,你还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去追,可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能在我面前保持这个样子多久。”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啊,你在不在乎其实都没用,因为你管不着我,但是对于你,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了,以后你要是敢随便在外面勾搭男人,反正别让我知道,要是知道了,还是我以前说的那样,见一个弄死一个。”


  王青霞呵呵道:“虽然话挺糙的,但是姐姐就喜欢你这种霸气的调调,见一个弄死一个,多牛逼的爱情宣言啊。”


  我无奈道:“这是白的都会被你理解成黑的啊。”


  “哈哈,姐姐的世界你不懂,等你再过几年你就懂了。”


  我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庞,后妈眯起眼睛呜呜了两声,随后撒娇道:“睡觉睡觉了!”


  我看着她缩进被子后,没来由的觉得很幸福。


  而后妈却是一肚子谁都猜不透的心思。


  等她睡着后,我独自一个人起身穿着一条大裤衩来到了这总统套房的落地窗前,望着楼下的灯红酒绿,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要努力一点了,是不是也应该为自己的未来定一个明确的目标了,我没有多大的野心,也没想过要成为我父亲那种大人物,我只求一个安心,如今可能多了一点,那就是希望身边的人都能过得好。


  以前觉得女人活一辈子不是为了自己活,其实男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有人活着或许就是为了争一口气,有的人或许只是想要别人看得起自己,但对我来讲,别人看不看得起我,我真的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别人怎么来看待我最亲的人。


  我父母不在了,也不管他们以前做错或者做对了什么,其实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可是作为王青霞,我不希望有人看不起她,不管是因为我是他男人,又或者是因为我是她儿子,我都不允许别人对她有半点看法。


  如果要问我什么时候开始才有了这种心理,没错,就是刚刚,就是在王青霞跟我说希望我一辈子待在她身边的时候。


  一个女人做到她这种地步,或者是说一个后妈做到她这种地步,不容易了。


  【完】